一击脱离

数即万物

改了三四稿,换了两三种推演的方式,总算是把博士论文的基础模型建立起来了,按教授的话说“毕业已经没有问题了”(如果不考虑学校蛋疼的发刊论文评级要求),不过“光这样就太简单了嘛,你反正就算待在学校还得待够三年”……好吧,要做的事还多的很。

很喜欢现在做出来的这个模型,没有废话,没有为了让计算简便而对参数的强制设定,结果非常简洁漂亮,而且最重要的是,它能够推广——在核心思路不变的情况下改变外结构,能够得到一致性的结论。实在是很美,无论从数学的角度,还是经济学的角度。

有点不太相信是自己做出来的东西,就好像对前几年还在某个小城市的私企中碌碌无为不知前途如何的过去一样,现在的一切都很没有实感。尤其是在跟教授聊天后提到“把它弄成英文到时候拿去给蒙代尔看”……我勒个去,这可是在教科书里才能看到的名字好么,虽然对自己的博导能挂名上业界大牛已经受宠若惊了,但从没想过有朝一日还能跟这些教科书里的名字挂上联系。

书看的越多,越觉得看的书少,同理,接触的牛人越多,越觉得自己的渺小。

自省的话,自己有什么长处呢?仔细想想好像也没有什么,资质就算不是平庸却也远达不到拔尖,刻苦努力程度也就是规定时间以内——看我PSN账户上那41个白金就知道了——数学的功底多半都是本科的那些,除了微积分掌握的比较扎实,线代和概率都很一般,更别提大三的那些实变泛函拓扑了……所以,运气成分还是占了挺大部分的吧,没有硕导的推荐,没遇上这些大牛,甚至往前一点,没有在四年前决定读那个在职研究生的话,一切都完全不同。

(为避免晒下限之嫌还是打住好了)

很满意现在的状态,像是发现了宝藏要全心去挖掘,每挖深一点,就会想要挖得更深,它或许永无止境。

那就,趁着还有劲、运气还没用完之前,看看自己能挖到什么地方吧。

数即万物——以毕氏信条自勉。(虽然好像关系也不太大……)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