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击脱离

关于高考

本来只是在知乎上随便说了些自己的观点,但不走运又撞见些惹自己心烦的言论。虽说类似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三观不合本无沟通必要,但有些话还是写出来,总比憋在肚子里膈应自己好。


自己的原文搬运:

高考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但它被忽视的一个重要意义在于:这段【有着明确的目标,并向着这个目标不懈努力】的体验是非常珍贵的,无论那个目标是自己的,还是被人强加的。当以后走进大学,走进社会,需要真正自己去寻找一个目标时,便会发现这个【寻找】的过程远比奋斗的过程要艰难,那时可能才会真正反思高三的一切究竟是天堂,还是地狱。


我现在对高考的记忆已经非常淡了,毕竟距离那些日子已经过去了超过十年,有印象的根本不是老师在黑板上一遍遍写的公式符号或者无数次重复劳动做完的卷子,而是跟基友在下课后玩游戏王卡、打羽毛球、租漫画,等等等等。那个班上的同学已经失去联系很久很久了,倘若有朝一日见面还能不能认出谁是谁也说不准,但留下的记忆都是很美好的。我不敢说愿不愿意再体验一次,但我的确很缅怀、并珍惜那段时光——

——因为那恐怕是我一生中,目标最清晰、精力最旺盛的时期,更重要的是,我的身边有一群同样努力奋斗的朋友。这种氛围能够感染一个人,让你没有时间去偷懒沉沦,只有不断不断地提高自己,顶着压力往前走。

何其珍贵?

我认同一个观点,即人都是有惰性的,在安逸的环境中会失去前进的动力,这是我在大学四年,亲眼所见,以及亲身体验过的。我所在的学校不是中国最好的,但至少也是顶尖的那几所985,如果它的学生都存在这样的问题,我认为可以断言,这是中国的普遍现象。

高三到大一是一个非常微妙的时间段,从年龄上来说,只长了一岁,心智差别变化不大,但所处环境却天翻地覆:高三夜以继日的一年高强度学习生活结束了,随之而来的是几乎没有管束的大学时光,大多数人的第一选择无疑是:放松——殊不知,一旦送下来,很有可能便再紧不起来。

关于中国的大学教育,批评的声音已经太多,无须赘述,单看每年多少大学应届毕业生面临失业困境就知道问题有多大。这其中各方面的因素都有,我想强调的是,从学生自身的角度来说,没能在大学四年间找到一个明确的人生定位,是造成失业困境的重要因素之一。终于摆脱了高中的重重镣铐,可以去自由自在地想学什么学什么、想干什么干什么了,然而事实呢?

《悟空传》里有句话:真正给你一片自由自在的天空,你是不是真的敢要?

高考是一次决定人生命运的选择,但大学四年何尝不是?这个缓冲期说短不短,说长不长,而一旦离开校园,踏入社会,需要面对的问题,绝不是在象牙塔里啃几本小清新或者成功学的书就能体会到的——你需要考虑就业,需要考虑住房,需要考虑婚姻与家庭,需要考虑未来对子女的培育……每一个大项目中,又存在各种小项目,例如在就业中需要考虑从政还是从商,进体制还是不进体制,上下级关系能不能搞好,晋升空间有多大,诸如此类。而且,最为重要的是——所有这一切,你可能面临的选择,都【没有人】会告诉你应该怎么做,也【没有人】会站在你身边,和你一起努力,你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

重要的话要说两次——离开校园,走进社会,所有一切的选择,都得靠自己。


——你会不会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晋升机会去额外充电?

——你会不会为了工资卡上的一点点浮动去讨好上司?

——你会不会为了自己的某个“初心”而放弃安逸的工作,心爱的人?


不说我自己,说我身边的例子:有个小学初中的朋友,高中以后就没见过了,去年在广州聚首,把酒言欢,那种感觉实在太美好。席间问到他这些年的经历,他说自己本来是在广州工作,广石化,但前些年主动申请到云浮市那个穷乡僻野去当个主管,为此之前谈了很久的女友也分手了,如今总算是熬出了头,能够长期驻守在广州了。他的父亲是石化的高层,前几年也多少靠了父亲的影响力,仕途顺风顺水,但在云浮那段日子的打拼是他日后晋升的资本,毕竟他的父亲也就要退休了。

扪心自问,换成自己,会做怎样的选择呢?在大城市混混日子过下去也不错,吃穿不愁,家庭美满,小资生活莫过于此。即使不去小城市折腾几年,也不会有人拿着鞭子在背后抽你,说“你现在吃几年苦中苦,日后就能成为人上人了”,多自由——

是的,自由,它意味着你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但它也同样意味着,不会再有人为你的所作所为买单背锅了,你成为什么样子,只在你自己。


说“大学之后还没有独立选择目标并为之奋斗的能力活该被淘汰”,这一观点的荒谬之处在于,完全没有考虑【奋斗】的成本,并误以为进入社会后的选择与在校园中一样和蔼可亲。举例来说,保持目前的稳定状态能够得到的收益是80,如果努力朝着某个【目标】奋斗可能会达到90,也可能降到70,那你愿不愿意去做呢?

这就是我想说的,高考的那段时光,看上去是暗无天日,但它把你所有的选择限定在了一个位置,并调动起全部的资源让你向着那个目标努力——这样安逸的后勤工作,以后不会有人再提供给你了。多少人是在得过且过中浑浑噩噩走完一生,人性本就如此,对谁都是一样。

对了,在愤慨高中前被学校家庭紧紧地捆住没有自由时,先看看自己有没有做到经济独立——自由永远都是相对的,想不被父母管束,先做到这一点,否则就闭嘴。


再多的话也没有了,如开头所述——你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我也本无此意,只是就事论事,说自己的观点和态度。

当然,这一观点和态度也是不会改变的,至少目前不会。


最后,祝今年高考的堂妹好运,顺利到坡县去学翻译,以后美帝自由行就靠你导航了XDDD

评论

热度(1)